丁丁尺寸羞辱是反女权主义的4个理由


原文:http://everydayfeminism.com /2016/03/penis-size-shaming-harmful/,骡子:应部分读者要求翻译,不代表译者骡子或煎蛋网赞同文章或作者立场,仅供批判用。,最近有报道称,阿道夫希特勒可能有一个微型丁丁。,当我看到这个故事出现在我的非死不可新闻提要上时,我知道我会看到很多笑话,其中的笑点——基于自卑和 "补偿 "的想法——基本上是有微型牛牛是天生的耻辱和可被嘲笑的。,但我发现特别令人沮丧的是,我看到了许多来自直言不讳的女权主义者和“进步人士”的嘲笑。不幸的是,我在女权主义圈子里看到关于丁丁尺寸的嘲笑太频繁了——所以这也不是什么惊喜。,尽管阿道夫希特勒被世界上所有的人仇恨,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接受嘲笑任何人的那玩意,因为他们无法控制这事——我觉得女权主义者,所有的人,都应该理解这一点。,而且我从经验中知道,丁丁小所带来的深深的羞耻感。,在我生命的大部分时间里,因为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的事情,所以我会加入所有关于 "小鸡鸡的家伙 "的笑话的讨论。但在我的羞耻感和发扬女权主义的时候发现这些类型的笑话是刻薄的,而且品味很差。,当我在女权主义圈子里听到这些笑话时,我特别失望,因为这些人的信仰通常与我的信仰一致。从那些通常对父权主义的嘲笑持反对立场的人那里听到这些嘲笑,更让人丧气。,虽然我认为,现在是所有人停止 "微型牛牛 "笑话的时候了,我特别认为,女权主义者应该站在反对这些笑话的立场上。,现在,这篇文章并不是要攻击开这些玩笑的人。我不相信你是恶意的。事实上,我相信如果这些人中的大多数人知道这些笑话是多么有害——特别是就他们如何实际加强“““有毒的男性气质”””和僵硬的性别角色的想法而言,他们会停止这么做。,以下是丁丁尺寸羞辱是反女权主义的一些原因。,1. 它使用了某人不够 "男子气概 "的想法作为一种侮辱,丁丁和男性身份根本不应该紧密联系在一起——因为任何人,任何性别,都可以有丁丁。,但由于丁丁和男性身份由于系统性的性别歧视而紧密联系在一起,无论多么错误,我都会经常讨论这些问题,因为它们与同性男性有关,因为他们往往是这些笑话要伤害的对象。,因为拿某人的丁丁大小开玩笑的主要功能是攻击他们的男子气概。,这些笑话的含义是,某人的丁丁越大,他就越有攻击性和力量——因此,也就越有男子气概;某人的丁丁越小,他就越无能、软弱和无力。,但是,由于女权主义的一个方面是对““有毒的男性气质””采取强硬的立场,所以嘲笑某人的丁丁尺寸小,就违背了我们的价值观——因为它只会强化攻击性和力量是男性气质唯一可接受的表现的有害思想。,当我们以这种方式对人进行分类时,我们就会把侵略性看得更重,并把男子气概与身体力量联系起来。然后我们嘲讽那些不符合这种“““有毒男性气质”””标准的人。,这种心态有很多影响。,首先,它忽视了跨性别女性,认为只有男人才能有丁丁。它把什么是 "男人 "的概念简化为他们的生殖器。实际上,生殖器与一个人的性别认同毫无关系。,第二,它将双性人的身体污名化。,第三,它假定传统的性别角色是理想的,只要男人具有攻击性,才是 "真正的男人"。,最后,还有一种微妙的暗示,即任何不具备男性特质的人,尤其是男人,都应该被嘲笑,因为缺乏阳刚之气——因此,被女性化——意味着你是弱者。,这些笑话是对不男性化倾向的人的侮辱,因为这些笑话暗示着缺乏男性化的人不那么有价值。,如果一个人的丁丁小,那又如何?即使它确实意味着他们没有那么积极(这不是真的),为什么会有关系?,嘲笑哭泣的男人可以接受吗?脆弱的男人?喜欢传统女性活动的男人?,完全没有理由这样攻击男人,把他们推向僵化的性别角色。,女权主义绝对不是要把““有毒的男性气质””捧得很高,看不起那些不遵守这些过时的性别歧视标准的人。,2. 它暗示着,在性方面取悦女人是做男人最重要的品质,通常,当一个直男因为他的丁丁大小而受到嘲笑时,暗示他 "不能取悦女人"——这是对他的严重侮辱。,这是对“有毒男性气质”的又一次强化。,有些一些女权主义者有意识地想到,当她们这样嘲笑男人时,只是重申了 "男子气概 "主要是指男人能不能用好自己的丁丁。,这不仅将异性关系作为默认的中心,而且将性行为作为男人的全部身份。它强化了社会鼓励他证明自己的威力,以避免进一步的羞辱。,男人比他们的丁丁大小更复杂,"作男子汉 "不仅仅是你和谁睡觉以及你的表现。,理想情况下,这是公众的认知。但很多时候,如果一个男人被人说丁丁较小,就会觉得他没有办法重新找回自己的完整性。,如果社会改变了 "作男子汉 "的定义,使之成为其他事物——比如敏感、有同情心、有怜悯之心——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紧迫感,让一些直男不断地猎取其他女人的性。,只要你愿意,与多少人发生自愿的性行为都没有错,但当性成为一种难以捉摸的困扰时,“有毒的权利”肯定会随之而来。,核心是,嘲笑某人的性能力是一种评判,除了在性方面羞辱他们,没有其他目的。,性羞辱是反女权主义的,但它不应该只适用于女性有多少性伴侣,它也应该适用于男性。,作为女权主义者,我们应该对那些不符合他们在性方面 "应该是什么 "的范式的男人多加鼓励。,当我们嘲笑男性没有更大的丁丁,并侮辱性地暗示他们不能在性方面取悦女性时,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在加强男性应该是性活跃的种马的破坏性信念,这反过来又使“有毒的男性气质”得以保持。,3. 它嘲讽一些人们无法控制的事情,在开这些玩笑的时候,很少有人考虑到的是,天生丁丁较小的人并没有选择。从本质上讲,这意味着人们因为一些他们无法控制的事情而受到了赤裸裸的嘲讽。,这是直接的身体羞辱。,社会已经做出了很多有意识的努力来减少对女性的身体羞辱(这是早就应该做的事情),但一些女权主义者,出于某些原因,不认为嘲笑某人的丁丁是身体羞辱。,即使它可能在某些方面与取笑某人的体重不同(因为某人的体型是我们可以明显看到的东西,因此,可以有意识地、有目的地嘲笑以维护压迫),但内化的羞耻感是相似的。,在这两种情况下,都暗示着你因为身体而变得不那么有价值。,任何方式的身体羞辱都应该被认为是反女权主义的,因为它是非人化的,把人贬低为物品。,当我听到这么多关于丁丁大小的笑话时,普遍的感觉是内心无奈的恳求,这不是我的错。当然,这种恳求是不针对任何人的,因为我充满了羞耻感,所以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一个朋友。,我会对随便交往的女人隐瞒,我也会避免任何类型的涉及脱衣服的性互动。这导致很多潜在的关系在真正开始之前就结束了。我心中的恐惧是,我是一个有缺陷的人,如果有人看到我的基因缺陷,就不会有人真正爱我。,与其说人们在批评我的负面性格特征或不良习惯,不如说是在(不知不觉中)批评我无法真正改变的东西,至少不是以任何重要的方式。,而把人们的价值建立在你所认为的身体缺陷上,这是不公平的。,如果人们生来就有某种长相,他们无法控制,那么没有人有权力嘲笑他们,或者暗示他们的价值较低。他们没有选择自己天生的样子,他们当然也没有选择生在这样一个批判的社会。,人们应该被提醒自己的自我价值,而不是被无谓的、关于身体的恶意攻击所打倒。,女权主义应该是振奋人心的,而不是破坏性的。,4. 这是对偏执者的还原主义攻击,我看到的一种常见策略,特别是在互联网上,是通过向全世界宣布:"小吊子金针菇——这就是为什么他如此愤怒 "来攻击一个偏执者。,这一般会使谈话停止,而且会演变成偏执者为自己辩护,以至于谈话完全走火入魔。,这些策略一般都是由善意的进步人士使用的,他们理所当然地被他们所看到的偏执行为所激怒。我也理解当有人受到偏见时被激怒。,但我相信,以这种方式批评不宽容的人,只会造成更多不必要的伤害——因为愤怒的情绪并没有流向那个人的仇恨信仰,而这才是它本应该的归宿。,万一被嘲笑的人确实有一个小丁丁,他们被嘲笑的是他们无法控制的东西,而不是在批评他们偏执的观点。,如果被嘲讽的人没有小鸡鸡,他们被攻击的东西客观上是不真实的,而且只会造成连带伤害,其他人有可能因为阅读互动而感情受到伤害。,如果一个男人在欺负我,他的生殖器大小与我完全无关。哪没有好人坏人就是不能骂我们小牛牛人(斧头)。,但除了刻薄之外,这也是一种非常懒惰的攻击,会破坏对话。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变性人和其他压迫性的言论被推到一边,反而去关注一些本来完全无关的事情。,一些善意的进步人士和女权主义者没有付出艰苦的努力来纠正某人的仇恨言论,而是在不知不觉中增加了已经沸反盈天的负面言论。,偏执者不应该被放任自流,但当我们没有呼吁(或指出)他们的压迫行为,而是将他们的偏执归结为压迫以外的任何东西时,我们就会让他们得逞。,打击偏见应该是教育人们了解他们的负面想法和思维模式,改变他们的偏见观点。,如果选择侮辱某人的丁丁大小,所有这些良好的意图都会消失。当女权主义者用歧视性的语言来呼唤偏激的思想时,这让我们变得虚伪。,更糟糕的是,它错失了一个关于正义的对话的机会——这才是这场运动真正应该做的事情。,我不觉得使用这些手段的人是恶意的。我不觉得他们是坏人。我真心觉得他们中的很多人并没有恶意。,我觉得他们这么做是因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笑话。这只是习惯。,我知道有些善良的人会防备,并给出理由,为什么他们开这些玩笑是可以的,因为他们觉得自己被指责为坏人,这又不是我想说或暗示的。,我只是相信,嘲笑别人丁丁大小的可接受性已经在我们所有人中根深蒂固,以至于大多数人在开这些玩笑的时候根本不会考虑。,但一旦你花点心思去思考这些笑话的来源和它们所暗示的内容,就会发现它们的功能主要是为了维护父权制,这就是为什么它们在女权主义中不应该有任何地位。,Robin Tran是《每日女权》的特约撰稿人。她是一名脱口秀演员和博主,她拥有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英语学士学位。2015年初,Robin以变性女人的身份出柜,并从那时起写下了她的亲身经历。她曾在Improv、Mad House喜剧俱乐部和喜剧宫演出,她的文章曾在xoJane和Time.com上发表。

  • 分享:
评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