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生物学家复原了恐龙的肛门,啊不,泄殖腔的外观


科学家终于复原了1.2亿年前的鹦鹉嘴龙的泄殖腔。所以,古生物学家现在可以无所顾忌地凝视着它……,好吧,听起来不大对劲——但那正是他们所做的,对非禽类恐龙的泄殖腔进行了最详细的刻画:撒尿,排便,交配和产卵的万能孔。,如今,这种结构在整个动物界都很常见的——所有鸟类,两栖动物,爬行动物,甚至少数哺乳动物都有泄殖腔。但是我们对恐龙的泄殖腔了解甚少,包括它们的解剖结构,外观以及使用方式。,布里斯托大学的古生物学家雅各布·文瑟尔解释说:“几年前,我们在德国的森肯贝格博物馆为恐龙化石重建外观时,便注意到了泄殖腔。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完成它,因为当时还没有和现存生物的泄殖腔外观的比较研究,那里基本上属于未知领域。”,所以他们决定作出突破,通过比较化石和现存生物泄殖腔的结构,完善标本。他们的标本是唯一已知的保留了泄殖腔的非禽类恐龙化石,但是内部解剖结构未得到保存。只有外部露出口。,马萨诸塞州阿默斯特大学的解剖学家和动物生殖系统专家黛安·凯利说:“我们发现,在许多不同的四足动物组中,泄殖腔的确看起来有所不同,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它甚至都不能提供性别信息。那些明显的特征藏在泄殖腔内部,不幸的是,这些特征没有保存在化石中。”,即使这样,外部解剖结构仍可能包含一些有趣的线索。尽管恐龙的泄殖腔与任何其他已知的现代动物都不一样,但研究人员仍能识别出现今存在于爬行动物中的共同特征。,看起来有类似于鸟类的泄殖腔隆起,开口的两边都有侧唇,就像鳄鱼一样。然而,与鳄鱼不同,鹦鹉嘴龙的侧唇成V形,因此开口可能是狭缝状的。鳄鱼大体上是O型的。,泄殖腔覆盖着很小的重叠鳞片,有黑色素沉积。在鳄鱼中,那些鳞叶在社交展示时充当麝香气味腺的作用。,古生物学家罗伯特·尼科尔斯说:“作为古生物学家,有机会重建恐龙的最后剩余特征之一,真是太了不起了。掌握生殖器官的外形,我们就可以推测出恐龙求爱过程中的各种互动模式。这改变了游戏规则!”,毫无疑问,其他古生物学家还在寻找更多的化石,以填补恐龙泄殖腔内部解剖结构的空白。,该研究已发表在《当代生物学》上。,https://www.sciencealert.com/scientists-have-described-a-dinosaur-s-butthole-in-exquisite-detail

  • 分享:
评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