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码而去


弃码而去

1

那是2015年的一天。

下午5点40,我收拾完手头上的工作,准备关机回家时,qq上突然弹出的窗口吸引了我的注意。

“源哥,我能跟你聊一下么?”

我点开一看,发现给我发消息的是对面工位的小码农周小弟,只见他的脸上挂着一丝严肃的笑容,似乎想跟我聊啥机密内容。他今天的穿着也与平时不太相同。平日他都是穿着小西装配格子衫,头发也剃得比较干净,一副城市白领,整洁IT男的典型风格。而今天他的外套是一件与码农生活略显不合时宜、没有扣上的牛仔装,里面是一件洋气的印着球星头像的T恤,他有点微微发胖,这样的穿着着实让人产生一种很诧异的感觉。

平时我们虽然工作上交集不多,但每天都会互相打招呼,有时遇到一些技术问题时,他也经常会跟周围的人吐槽,当然往往这些技术问题最终都是他自己独立解决的。作为码农的我们可能都有类似的习惯,许多时候bug解决不了,有时候只要有人愿意听我们说出这个问题,仿佛问题就已经解决了一大半。

我们男性码农平时下班之后如果没有啥共同的游戏爱好,似乎也很少通过qq聊天,那他今天究竟是啥情况,尤其是最近恰好是一年中最躁动不安的季节,莫不是想跑路了?

于是,我便在qq上提出了这个问题,并跟他约了到公司对面的小咖啡厅里坐着聊聊。然后两个人都关机、打卡、下班,离开了公司,几分钟后,我们都坐在了小咖啡厅里。

2

这是个生意还算不错的咖啡厅,装饰略显西式城堡风格,平时人来人往的,其实不太适合聊私事,但方圆一公里范围内,除了几个小公园比较安静,也没有更适合的场地了。

不过两个男同学去公园去聊事情,显然会比较奇葩,所以我们还是选择了这个咖啡厅。还好,下班后很少与其他同事到这里来喝咖啡,我们不用担心被其他人看到而显得格外尴尬。

我们一人点了一杯咖啡,然后坐了下来。只见这时的周小弟,脸上已经没有工作中那副严肃的表情,反而有点云淡风轻的闲适感,看来他平时工作上应付工作时,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大佬,你真的打算跑路了?“

”是啊。我已经提离职了,约莫这个月底就会离职了“

”这么快啊,我记得你好像是去年刚刚参加工作的啊,这才不到一年时间就跑路,会不会啥都没学到?”

小周挠了挠脑门上几根不和谐的头发,慢悠悠的回到:“虽然也学到了许多东西,但感觉进度还是有点慢。”

事实上小周入司以来看起来工作还挺饱和的,进步也很神速,在团队中算是加薪比较快的新人,但他却产生了这样的感觉,让我也很诧异。

”额,我感觉你进度得还挺快的啊,是什么让你产生了这种感觉?”

小周严肃的回答到:“要说是什么原因,我也说不上来,总体来说我对这份工作还是很满意的,老板对未来有明确的预期,也没有那种迫切想改变世界的宏大梦想,虽然平时加班不多,但也还挺饱和的。”

“是啊,IT岗位虽然看起来是爆发式增长,似乎到35岁就被淘汰了,但也是需要许多经验积累的岗位。完看你平时工作不紧不慢,有条不紊,一看就是对代码很有追求的人。我感觉你跟这份工作还挺匹配的啊,你们主管对你也挺信任,这看起来似乎是个不错的发展机会啊。”

“我也感觉如此,最近一年来我确实收获非常大,从软件开发这份工作上,确实获得了许多乐趣,有时我也经常在想,这样挺好的,也许我能一直干到自己写不动代码的那一天”

说实话小周离去我内心有点惋惜,内心还想着还是能挽留一下就更好了。

“当然软件开发可能会比较辛苦,尤其是近几年来发展的比较快。各种新技术和方法似乎都给大家带来了不少挑战,但大家其实都清楚,阳光之下无新鲜事,往往都是一些相似的概念在不停的炒剩饭。对大部分人来说,只要度过了刚开始那几年,其实未来都会相对来说比较平滑,直到被淘汰的那一天。但要说被淘汰,对二十来岁的我们,其实还有点过度焦虑了。那你是什么原因呢?”

“其实不瞒你说,我自己还有另外一份工作。我在网上兼职写小说。”

3

听到这个说法,我突然大吃一惊,平时这样一位看起来很平凡的打工人,虽然有时候他会说出一些有文采的话,但万万也想不到居然还有着这样的兴趣爱好。

”啥,看不出你还有这兴趣爱好,平时那么不显山不露水,想不到居然是个大神啊。“

他的面色平静如水:”大神谈不上,只能说勉强温饱吧。”

“那你的创作平台是啥平台啊,起点还说创世?题材是啥啊”

“我的题材是穿越小说吧,我在起点上创作的。讲述的是一个人得罪了穿越之神,然后在不同次元中不停穿梭的故事。我给这个主角取的是历史架空素材,用楚汉之争中的陈平作为设定。”

“这个故事听起来有点意思啊。我以前也探索过这个问题,发现陈平在楚汉之争的后期就几乎没出现了,不知道是病死了,还是退居二线了,会不会是陈平跟韩信一起干了,还是搁哪里储备资源,准备当种田大王。你这个小说读者群体反馈好不好?”

“还挺好的。“

”事实上近几年来IT圈也流行找一份副业。你的身体看起来也挺好的,写小说应该不会影响你的工作吧。“

”我也是这样想的,过去半年里,我都是保持着白天撸码,网上码字的节奏,虽然很辛苦,每天过得很充实。“

”我感觉你写作也需要从生活中寻找一些养分啊,是不是也不用离职啊?“

“我也曾经设想这样的工作状态将一直保持下去。可是。。你无法理解一位对写作充满激情的人,内心那种感性的状态,就是那种情绪突然来临,然后就感觉自己内心有一座山崩塌了一般的感觉。这种感觉与工作是否饱和无关,虽然在饱和的工作状态下,能让我短暂的忘记这些体会,但每当夜深人静时,总会像梦魇一般突然袭来。”

“额,我是理科生,我确实无法理解。你或许也无法理解理科生这种奇怪的生物,就像我无法完全理解你一样。突然想起一个段子:说一个理科生看到一个妹子时,突然心动了,然后内心中勾勒出他与该妹子会生下的孩子会长成什么样子。”

4

他微微一笑,继续说:“那天,我去岳麓山玩,看着祖国的大好河山,感觉自己的渺小,看湘江两畔,人们往来其间,生活恬淡而闲适,而我却像一只咸鱼一样,为了生活拼搏,难道我要这样过一辈子吗。“

此刻他脸上的表情充满了纠结和凝重,目光中甚至带着一点湿润,鼻息也突然变得激动起来。

“所以,你认为你找到了精神自由?你达到了马斯诺需求层次的自我实现自由的层级?”

“是啊,在写作的世界里,我获得了很大的自由,我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恣意的发挥情节,事实上我就是在创造。这种感觉非常的痛快,你可能无法理解,作者创造故事的乐趣。有时我想到一个桥段,我会挖空心思让它生长为一个有意思的故事,然后在嵌入到我的小说情节中,然后再来观察读者的反馈。虽然网络一线牵,你并不知道读者在哪里,不知道他究竟是抠脚大叔,还是一个萌妹子,但我们可以从点击量和留言来观察到对方情绪的变化。有的时候会挨一些骂,内心着实有点难受,但看到几个正面的评价时,那种感觉就更棒了。”

“写代码显然没有这种快乐。”

“是啊,代码的目标受众是电脑cpu、硬盘和内存条,如果有反馈,估计要么是耗时,要么是cpu曲线,要么是内存占用。写作则截然不同,看似毫无感情的网络背后,隐藏着的是读者们各种不同文化背景的碰撞、思维模式的影响和情绪的变化,而我可以利用自己的文笔挑起这种变化,或者基于这种变化对自己的写作手法进行调整。“

“所以,你想好了么。。打算全职撸网络文学?”

“是的,虽然现阶段的我还很菜,但我打算全职干一段时间。至于温饱啥的,饿不死就行了。事实上我靠码字的收入,已经超过了写代码了。“

5

“好吧,事实上年轻人赚钱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还是找到自己感兴趣,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事业。当然,必须是合法的生意。而写代码所能带来的反馈周期确实比网络文学慢得多,有时你得三五年才能真正成长为小专家,而一旦你以为你成为了专家,或许又陷入了达克效应之中。你还得陷入一波绝望,才能真正开悟。当然,写作可能也这样吧?”

我装模作样的在桌子上用手指画了达克效应这条经典的曲线,心想我自己也身处愚妄之山,却在这段对话刚开始时还曾经想大放厥词,劝人不要选择自己的理想。

“这么说来,其实写作也逃不出达克效应。我三四年前刚开始写时,倒是一路顺风顺水,读者反馈良好,甚至也有出版社约出版,只是我拒绝了。后来就阅读量不行了,直到近一年又重新热门起来了。”

”收入高不高?“

”收入还挺高的,从上半年开始已经超过薪资了。事实上写代码反而有点像是副业。“

“卧槽,理想能够和现实完美的匹配,这才是最完美的工作啊。“

他淡定的回应道:“不过,有时候还是得看向更长远的地方,最近几年靠网络文学发家致富的那么多,我离他们还差得远着。”

听他这么说,我表示很钦佩:“我非常羡慕你这种状态。而此刻的我,依然只能成为一条咸鱼。我虽然不了解你的作品,但听你这么一说,总觉得热情澎湃,要是我再年轻三岁,也一定会做出跟你一样的选择。不过估计你的家人可能接受不了。中国还是一个很传统的社会,连刘慈欣这样的大佬都不得不选择边上班边摸鱼写小说。”

此刻他的眼神中透露出坚定的神色:“希望我能通过这一年的时间作出一番成绩,首先找到属于自己的写作路径,其次让阅读量再上台阶,早日买房买车。这也是我22岁以来做得最任性的决定了,我不打算告诉家人,他们还是比较保守,总是不太相信我的能力,觉得我写的小说就是不入流的小作文。”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抽空把作品地址发给我一下,我也想订阅一下。”

“好的。”

我们结束了这段对话,站起身来,推开门,离开了咖啡馆。门外,正是一天中夕阳最美的时刻。

周小弟阔步走向前方,留下的宽阔的背影,迄今我仍记忆犹新。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 分享:
评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