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与年龄:四十岁普通开发、三十五岁首席架构、三十岁基层Leader


最近,有一个词儿特别热门——躺平。有没有人跟你说过:”躺平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更容易。“

和躺平相对的是另外一个词——内卷,群聊的时候,已经很多次看过草卷起来了.jpg表情包。某些节假日还在学习的老哥,我们一般都会送一个雅号——卷怪

内卷大户自然是我们互联网行业了,各种绩效KPI考核,末尾的要扣奖金,要被优化。

内卷怎么来的?也很简单,蛋糕做不大,分的人又变多了。

前两天看过某乎的一个回答,目前每年培训班大概会出来几十万的学生,实际的市场需求只有几分之一,那么这些新人入行,自然要卷起来的。

新人要卷,老人也不轻松。程序员淘汰论一直广为流传,在我刚大学那会儿,盛传的是”程序员到了三十岁就要被淘汰“。到了我工作的时候,变成”程序员到了三十五岁就要被淘汰了“,我在想,我再工作几年,会不会变成”程序员到了四十岁就被淘汰了“……

谁TM知道呢?二十多年的工人以为是个世代相传的铁饭碗,结果,《重头再来》,人生豪迈吧!

也许我们会被淘汰,就在明天,也许我们仍然顽强地存在,到很遥远的未来。

个人在时代洪流里,不过是一叶扁舟,随波浮沉而已。

铺垫得有点过头了啊,差不多该进入今天的主题了。我想聊聊我的工作中,接触到的不同年龄的、不同经历的同事,别人的故事,也许就是我们的过去、现在、将来。

简单介绍一下背景,小国企,吃不饱,也饿不死,福利待遇有点拉,胜在稳定。有清闲的时候,但最近一年事业部接了个大项目,所有人都在加班加点中。

(文中涉及到的人物均为化名)

三十五:大厂待过,小厂首席架构

林义,我厂我事业部首席架构。

林义是南方人,一开口,有股子煲汤的味道。三十多岁的年纪,一幅黑框眼镜,头发还很旺盛,茂密的刘海遮住额头,爱穿一身牛仔,牛仔裤总是打个卷,不喜欢别人叫他”林工“、”林架“之类,乐得别人直呼名字,或者关系亲密的叫”阿义“。心态很年轻,社交头像是加了一点粉萌的特效的自拍,”阿义“看起来像是不到三十的样子。

首席架构——名头很吓人,阿义经历也很丰富。他是个回流人员,职业生涯就是从我厂开始的。

若干年前,阿义普通二本毕业,加入了我厂。我厂那时候还算鼎盛时期,面试要一轮笔试,两轮面试。阿义大概就是我们印象中的那种努力的技术大神吧,三年,已经成为项目里毋庸置疑的核心骨干。

”成为核心骨干“这是个重点。也就是阿义工作的第三个年头,事业部的老大大概是受不了国企的墨(没)守(有)陈(钱)规(途),选择了出走创业,并拉走了事业部的大部分骨干——阿义自然是其中之一。

阿义在创业公司待了两年,经历了什么不得而知,只知道他后来离开了,加入了京东,待了五年。在京东做出了什么成绩,也不得而知,只知道,他再回我厂的时候,已经是我们事业部的首席架构师——公司大领导亲自下场挖回来的。

他的确很强,我们公认的。

现在在做的项目并不小,总包近两个亿——他是技术掌舵人。

从后端、前端,到运维一整套的基础架构基本都是他搭建的,甚至内网的知识库都是他一手搭建。把控整体基础架构、解决技术/业务难题、团队成员培训、相关知识传承……

总之,我觉得,这个首席架构超值。

阿义眼看着奔着三十五去了,但我觉得他大概不会有什么职业危机,不管是接着待下去当首席架构,回大厂当技术专家,或者去别的小厂当技术总监,我觉得,应该都不是问题。

出则小厂架构总监,入则大厂技术专家。阿义大概活成了多少技术人梦想中的样子吧。

也许这样的大牛离我们普通人太过遥远,下面这位老哥的经历,或许是我们普通人的开发生涯吧。

四十:辗转多年,小厂普通开发

吴林老哥,我进这个厂的”导师“吧——当然,小厂没有这个说法,只是我刚进来的时候带了我一阵。

吴林老哥,不知道具体年龄几何,只知道在软件开发这一行已经摸爬滚打了十几年。老哥发际线略高,身材微胖,脸上总带着点很和气的笑。

老哥入行极早,零几年入行,最开始是写C++的,在一家军工企业,待了三年,出走,去了另外一家软件公司,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转的Java开发。在那家公司大概待了六年,然后来了我厂,这已经是第七个年头了。

老哥并不是什么技术大牛。对于一些新一点的技术,SpringCloud、SpringBootd等等,老哥刚开始用的并不是很顺畅,甚至有些时候需要问我。但是,写业务嘛,技术也就那点东西,复杂的也就是业务本身,老哥很快就开始写复杂业务了。

老哥在业务和经验上,真的是一骑绝尘。在业务上,有什么问题,问他,绝对没错。他自己不知道的,也能告诉你该找谁。如果有些东西连他都说不出来个一二三,那本部门绝对没有其他人知道了。老哥解决问题也很有一手,很多解决问题的角度极其刁钻,看着他从盘根错节的代码里抽丝剥茧,定位问题,真的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

老哥也很佛系,大概就是真的“躺平”吧。之前领导有意提升他当项目经理,他自己主动推掉了。后来这个公司的重点项目,他也不太想参加,只是领导觉得有些活儿只能他干。

老哥为人很谦虚,脾气也很随和,不会的东西也愿意请教我们这些小年轻,会的东西也愿意指教。

当然,也得面对的一个现实是:老哥必须得接受和我们年轻人一样的工作强度,之前三月份的时候,一周六天,老哥基本都是最后一个走的。他甚至在公司一公里以内,租了一个只有一张床的小屋,方便每天下班休息。

老哥大概是不会再动了,目前在这个项目里,他做的工作是比较重要的一块。这个项目至少也要维护十年,以老哥佛系随和的性格,大概这十年,他应该都是比较稳定的吧。

三十:外包脱坑,小厂基层Leader

最后一个,说的是我的直属Leader,我的组长,张淘。

张淘,可以说是我工作以来,遇到的脾气比最好的Leader了,我们私底下都给他叫淘淘。

淘淘,戴着银丝眼镜,身材高大,气质温文,看上去像个学霸,很难把他和专科毕业生联系到一起。

几年前,淘淘专科入行,没有办法,只能先当了我厂的外包。

淘淘干外包的第三年,他想离开了,不是受不了外包的苦——是太闲了。对,那时候的我厂还像一个国企。领导为了留下他,给他两个承诺:1、一定给他转正;2、让他有活干(??哈哈,不知道他会不会后悔年少无知)。

淘淘就从外包离职,象征性地面试,进了本部。干了一阵之后,部门的一些骨干,拿到户口之后纷纷远走,这时候,领导就让他顶了上去,作为小组的Leader。

淘淘很特别,说他“卷”呢,他在这家待遇并不太好的公司待了六年;说他“躺平”呢,他在工作上又非常努力认真。

部门的技术之前是非常老旧的,后来有一个实验性的小项目,领导定了他带。他又当项目经理,又当开发,技术不会,熬夜学;没有前端自己上,把项目咬牙肝了下来。——连续两年,公司的优秀员工都有他。

如今,在整个项目士气低迷的情况下,淘淘作为一个基层Leader,本身客观条件限制,可能并不优秀,但绝对认真负责,甚至可以说殚精竭虑。除了项目管理,还挑起了前端开发、技术攻坚、业务协调的担子,可以说把最苦最难的工作都担了过去。每天,他基本都是最后一个走的。

惊人地敬业吧!

我不知道我们这个小厂未来会怎样?这个项目忙完会不会又恢复到之前的清闲状态?

淘淘,他大概会一直待下去吧,毕竟从毕业到现在,他已经在这待六年了。

继续待下去,也许有一天有了空缺的位置,他有机会顶上去吧,也许一直是个不尴不尬的基层Leader吧。

谁知道呢?

我的三个不同年龄、不同经历的同事的故事讲到这就结束了。

我想用纪录片一样冷一点的笔调讲出他们的故事,无奈文笔压不住,就这样了。

我不知道看完,你对内卷躺平有什么想法?

我呢,写完这篇文章,洗洗,起我的被子,躺平了。

"简单的事情重复做,重复的事情认真做,认真的事情有创造性地做!"——

我是三分恶,可以叫我老三/三分/三哥/三子,一个能文能武的全栈开发,咱们下期见!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 分享:
评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